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分布式发电需探索自己的商业模式

发布时间:2019-09-30 05:59:30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分布式发电 需探索自己的商业模式

核心提示:  对于分布式发电的商业模式,中国目前通行的方法是一事一议,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至今还没有出现。

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的分

对于分布式发电的商业模式,中国目前通行的方法是一事一议,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至今还没有出现。

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的分布式光伏发电起步较晚,除政策和并网因素外,商业模式也是关键因素之一,但至今未能摸索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从未停止的探索

对于分布式发电来说,虽然中国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体系,但探索的脚步却从未停歇。已经不再实施的金太阳补贴算是一场试错的旅程,证明了从设备端进行补贴漏洞百出。中国进而转向学习欧美的补贴经验,在发电端进行补贴,杜绝了骗取装备补贴而不发电的可能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中国在探索分布式发电补贴商业模式上的一次进步,至少明确了从终端电价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才是可行的。

针对分布式发电的补贴商业模式,虽然明确的细则条文未能出台,但经过了上半年紧锣密鼓的商议,国家能源局在下半年发布了《关于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的通知》(国能新能[2013]296号),批准了18个项目工业园区为首批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享受0.42元/度的补贴。相对于今年3月份发改委价格司对外公布的“关于完善光伏发电价格政策”的征求意见稿中拟定的0.35元/度补贴,有所上调。

0.42元/度的补贴标准加快了这些最新批准项目的投资回报期。北京海淀区中关村海淀园在这批示范区之内,一位光伏工程师综合北京的工业用电和平均日照和发电量计算出,在0.42元/度的激励措施下,项目的投资回本期仅需要3年时间。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极大鼓励了中国的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的建设热潮。

但是享受0.42元/度的电价补贴模式,只是一事一议,只适用于目前批准的18个项目工业园区,还未能作为固定补贴电价在中国进行普遍推广。这是因为,在中国,工商业用电电价大概在0.8~1.4元/度,普通居民用户用电电价在0.3~0.5元/度,这就带来了现行的固定度电补贴的收益不平衡问题。电价高,在获得实际的固定度电补贴之后,则收益越大;而普通居民用户电价较低,收益期则越长。因此,收益不够公平的问题,让光伏分布式发电项目的投资者对用户和建筑的选择变得复杂。据发改委新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介绍,按照光伏发电成本1.2元/度来算,只有电价高于0.8元的工业用电才能有所收益。

正是由于中国用电户电价的不平衡性,让中国在“自发自用,余电上传”的补贴额度和结算方式上始终找不到平衡点。固定的度电补贴标准透明,操作简单,不会受到不同用户的用电电价和电网峰谷电价差别的影响,但收益却受到了用户用电电价的直接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目前能源局只鼓励建设工业园区的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一方面是因为工业用电的电价比较高,另一方面则因为工业用电的负载较大,容易就地消纳光伏发电,符合国家鼓励的自发自用模式。而中国的分布式发电,也只能从工业园区示范应用开始,一步步探索合理的商业模式。而适用于居民用户的分布式发电商业模式,需要借鉴之前示范项目积累的经验和实际效果,做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欧美借鉴经验

一位欧洲光伏EPC工程师很不理解中国的分布式光伏发电为什么那么麻烦,甚至中国的现状也让他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世界范围内,分布式光伏发电目前存在着三种商业模式,按照系统接入方式分为“上网电价”模式,“自消费”和“净电量结算”模式,以及带储能的离网模式,目前采用最多的是前两种。以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最好的德国为例,起初采取的商业模式就是“上网电价”(Feed-inTariff,简称“FIT)”。

FIT商业模式比较简单易行,由政策强制执行分布式光伏的上网补贴电价,补贴额度随着光伏发电成本的降低和规模的扩大而逐年降低,电网按照规定的价格收购光伏用户所发电量,定期结算。在多年的补贴努力下,2010年以后,德国的光伏发电开始进入“平价时代”,光伏电价普遍降到20欧分/度,低于欧洲居民平均电价25欧分/度。2012年,德国的光伏电价下降至平均19欧分/度,政府开始鼓励居民“自发自用”,但此时,居民也开始有意识地投资储能,希望以25欧分的价格卖电给电网,以获得更高的收益。

但中国很难照搬德国最初的FIT模式,因为中国的用电情况和德国完全相反,中国的居民用电电价和工商业用电差价巨大,导致了中国必须针对不同领域采取不同的度电补贴标准,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目前没有现行通用的商业补贴模式的根本原因之一。

发改委新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认为,“由于德国光伏已经进入了平价上网时代,自发自用部分不需要国家补贴,而中国在未来2~3年有可能在工业用电领域率先实现光伏平价上网,因而现行的商业补贴模式执行起来比德国复杂很多。”他也强调,中国当务之急是要明确商业模式的补贴细则,尽快让分布式光伏发电取得成功的可借鉴模式,进而普遍推广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