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村金融改革需引入竞争机制-【新闻】青山生柳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7:26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农村金融改革需引入竞争机制

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徐滇庆 “目前农信社改革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农信社自身的改革,也不是仅仅依靠‘花钱买机制’就能够解决。因为20年来,改革开放这么高歌猛进,改革的成本都潜伏在我们的金融体系中,现在正是在对金融体系这部机器进行彻底修理。”7月14日,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终身教授、兼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徐滇庆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针对当前农信社改革在全国全面推开和纵深推进的形势,徐滇庆开宗明义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并表示,通过今年初的一次调研发现,农信社改革试点工作在全国铺开后,改革之艰巨非常显见。“好的农信社依然很好,但有问题的农信社依然存在问题,改革好一家农信社不难,10家也可以,但全国近36000家农信社,有三分之二需要花大力气进行改革,我们要研究的是一个普遍适用的改革路径,要解决根本问题,而不是修修补补。”徐滇庆认为,农村金融改革的根本路径在于制度创新,即引入竞争机制,试点准入民营银行,而这一制度的创新需要按照退出、监管和准入的逻辑顺序来操作。以退出为突破口徐滇庆一再表示,在全国近36000家农信社当中,存在不少经营良好的农信社,既得益于良好的经济环境和正在当地形成的竞争机制,也得益于经营有方的农信社领导班子,对于这些有了好的机制和班子的农信社,要采取鼓励和扶植的政策,总结经验加以推广,并在可能的条件和合理的经营范围内,允许其扩大和解放出来,未必采用合作制的形式,也不必局限在一个乡的范围。但是,徐滇庆认为,金融行业的特性在于,经营好10000家农信社未必有大的功劳,但只要有几家农信社出现挤兑风波,就会全盘皆输,“它是不对称的,金融业承担着社会责任,根据亚洲其他国家经验,如果根本要害的问题没有解决,金融危机往往容易从坏的地方产生。”但在现实条件下,只有通过改革试点措施分期分批稳妥清理,剩下那些无法清理的农信社,就只能采取“拖”的办法。对此,徐滇庆解释,在目前政府财力不够、农信社通过改革仍然无法清偿历史包袱的情况下,关闭那些问题农信社的成本实在太高,一方面农户的存款需要百分之百地兑现,那些不良贷款的钱从哪里来?另一方面,要建立新的金融机构为当地提供金融服务,因为不能把农民的融资渠道全部砍掉。但是谁来替代?让外资银行或者股份制银行进入到穷乡僻壤,他们是否愿意?那里未必能够盈利,但金融服务又不能不要。既存在风险隐患,同时又无法关停,徐滇庆认为,这是摆在央行、监管部门、地方政府和部分农信社面前的现实问题。有鉴于此,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依靠市场手段而不是行政手段,所以在引入竞争机制、准入民营银行的问题上,首先要设立退出机制,“我们吃亏就吃亏在,建立金融机构的时候压根没想到怎么让他退出,所以没有足够的手段和合理的程序,现在新的机构要采用新办法,先明示退出办法,如果你认为符合你的愿望,愿意在这个退出条件下退出,才允许你进入。”徐滇庆强调,金融改革的制度创新必须要以退出为突破口。谁来监管“管理者”其次是考虑农村金融市场的监管问题,“现在一个重大的问题是,我们缺乏一种机制来有效地监管‘管理者’。”徐滇庆坦言,这么说听起来比较拗口,但接连几宗发生在部分金融系统管理者身上的金融大案已经给世人敲响了警钟,其根源在于体制问题,一旦监管者失效,机制不再存在,结果还是人治,产权不明晰的弊端显露无疑,而农信社多年形成的历史包袱就是一个典型证明。徐滇庆认为,要有效监管“管理者”,一个最简单的办法是,监管不良贷款率和资本充足率,即监管其退出的标准,相比原来的监管程序,如真实性监管、安全性监管等,就大大简单化了。而且,原来就算是安全性不够、流动性不够,监管部门也会因为没有退出等约束手段而显得无可奈何,现在制度创新的内容之一就是要拥有这个手段,即惩罚的是股东的自有资本,而不是储户。新机构在成立时自有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百分之八,然后根据一整套计算规则来计算不良贷款,如果资本充足率达到百分之六,亮出黄牌警告,不但银监部门常驻监管,同时,股东要将资金注入或拿出利润来冲掉不良贷款,如果没有利润,就只有关门退出,如果资本充足率达到百分之七,则立即出局,剩余百分之一也足以解决问题。针对当前正在进行的农信社改革试点,徐滇庆表示,如果通过增资扩股措施引进战略投资者,那一定是件好事,因为战略投资者产权清晰、操作规范、信息透明。透过监管者作用,徐滇庆强调人的因素至关重要,“如果由一些不懂金融的人经营农信社,国家放手帮他把不良贷款冲掉,那么下一步就应该是放手让他去贷款,这样就孕育着更大的金融风险,因为他们在专业上不合格,只有通过市场竞争的手段将这些不合格的金融机构挤出市场,才能达到通过市场竞争识别和选拔出金融人才的目的。”准入民营银行“在多种所有制金融机构的准入问题上,今年政策已经放开,相关规则也在试行,关键要看下一步具体的试点办法。”徐滇庆认为,只有通过民间金融的放开才能推动农信社的改革,使其为争取自己的经营地盘而积极渗透和推动改革,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产权清晰和切实转换经营机制的目的。“而且,对新组建的民营银行来说,操作不好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徐滇庆不只一次提到,由于面向农村地区放贷利润比较微薄,资金成本比较高,如何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农村市场是一个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凡是带有农村服务性质的银行,政府部门给他提供一些经营的空间,这就是作为扶持农业的一个交换条件,比如在地域空间可以扩大一些,比如把农业放贷的条件降低一些,或者采取再贷款浮动利率,通过市场机制力求将贫富差距、工农差距和城乡差距保持在相当小的程度之内。”总之,在中国的情况下,没有退出就不能准入,徐滇庆认为,先行试点几家民营银行,用两到3年的时间,如果发现有一家不合格,立即执行退出手续,如果能够平稳退出,不产生任何冲击,才可以逐步放开,这样做既是为了避免损害国家利益,又是为了保护储户利益。“请相信市场吧,只要有金融服务,就会有钱赚,就一定会产生市场机制,当然,如果想在西北地区赚取江浙地区的利润恐怕不太可能,因为池塘只有这么大,大海里有鲸鱼,池塘里有泥鳅,泥鳅不也一样活得挺滋润吗?”对于民间资本进入农村金融市场,徐滇庆显然充满着乐观。

土建

文教

中国拟在建项目网

甲基丙烯酸缩水甘油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