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机器人业2014年企业热政府热全民热人机

发布时间:2021-09-11 13:04:45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机器人业2014年企业热政府热全民热 人机互动突围

2014年机器人行业是“企业热、政府热、全民热”。高热度背后隐现低端重复,洗牌期面临高风险,突围“人机互动”难题。 机器人高热度背后隐现低端重复

机器人国家工程中心副主任、沈阳新松机器人股份公司总裁曲道奎认为,2014年机器人行业是 企业热、政府热、全民热 。不过,曲道奎表示,怎样避免低水平质量重复等问题,考验着政府和企业的智慧。

李瑞峰也认为,应该通过对各地园区的整合,建立好的产业链,而不是用重复低端的技术抢市场、抢资源,这样会把整个市场格局搅得更加混乱。

在中国,大多时候说机器人是指机械臂,下一代机器人则是人机协同、工业互联。 在曲道奎看来,目前的传统机器人定义就是可编程的设备,而新一代机器人是完全自主的系统,是真正的智能机器人,应用领域有崭新的变化。因此,未来的机器人市场达数万亿元,和现在常见的机械手类的机器人几乎完全不同。

事实上,目前全球工业机器人保有量也仅为160万台,国际替代率只有5.08%,中国替代率只有0.23%。曲道奎认为,现在的机器人用得少,替代量少,原因是工业机器人技术受限,在灵巧性工作、非一致环境制造和人机合作等领域,传统机器人的限制非常明显,面临很大挑战。

就中国的情况来看,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华勇认为,中国目前的机器人产业创新能力薄弱,关键部件受制于人,产品可靠性低,产业高端缺乏。

但事实上,中国机器人提供特定功能专利上的成果非常多。但有业内人士直言,专利成果是国内专业多,国际专利少,转化价值不大,还是缺乏真东西。

2014年国际机器人协会IFR发布的报告认为,中国机器人产业缺少技术创新,包括创新思想和创造性成就;没有可以参与国际竞争的骨干企业,规模普遍很小,关键部件品质和可靠性落后世界先进水平5到10年。

虽然机器人产业看上去很美,但仔细看令人忧虑,甚至有如履薄冰的感觉。 中轻集团长沙长泰机器人有限公司总经理、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副主席杨漾也表示,同等质量的机器人产品国内企业可获得利润很少;机器人生产企业规模普遍较小,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企业人力、研发和营销成本居高不下;国产机器人缺乏品牌认知度和生产实践检验。

洗牌期面临高风险

事实上,技术和产品的问题,直接体现在了市场上。我国机器人需求已经跃居全球第一,甚至在未来二三十年间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但目前,国内机器人企业市场占比不到20%,其余80%都被国外机器人巨头企业所占有。

长江证券研报显示,2013年,外资品牌多关节机器人销量22616台,占中国多关节安装量的92%。2013年,中国市场共销售机器人36860台,从机器人的产地来看,国内企业占据市场的26%,外资占有74%。

事实上,经过40多年不断发展,国际市场已经形成了机器人产业 四大家族 ,他们都已布局中国。在中国市场上,机器人价格和产品可靠性竞争十分激烈。

李瑞峰表示,现在中国机器人发展存在的问题,可能是市场发展方面没有想象的那么快,大家都觉得中国机器人发展4. 电子丈量系统无电位器等手调元件热,但真正做市场难度还是大,机器人应用队伍不够,技术的成熟度不够。

工业机器人产品具有标准高端制造属性,重资产、投资周期长。业内人士透露,国内机器人企业现状是,零部件行业亏损,自主品牌本体机器人只有年销售超过500台方能够盈利,而系统集成商盈利微薄。

突然爆发的大按 启动 按钮市场是馅饼还是陷阱? 曲道奎在行业会议上直言不讳,他认为,企业一定要认识到机器人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馅饼,很可能是个陷阱。所以企业一定要理性。

传统机器人已经走下了高技术的神坛,面临较大的风险。 曲道奎表示,机器人是典型 三高 ,技术密集度高,人才密集度高,资金密集度高,但是这个 三高 产业整个市场表现已经进入到产出非常低的状况,这就让下一步机器人谁来投资、谁来发展成为一个难题。

即便如此,曲道奎仍颇具信心。他认为,未来5到10年全球机器人产业格局有可能会发生大的改变,中国完全可能诞生一批优秀的机器人企业。关键是用市场化方式,开放式、国际化地不断交流。

此外,曲道奎认为,窗口期是非常关键的,中国发展的关键点在2015年,全球企业在中国布局基本完成,这时候真正进入白热化竞争的时候。而中国技术产业很可能5年之后重新洗牌。

市场对全球的企业是均等的,在这样的条件下,由于中国企业过早直接面临国外竞争,企业成长时间没有了。曲道奎提出, 我们还在摇篮当中,突然面临这样大的竞争,中国的企业怎么成长?

突围 人机互动 难题

操控对于服务机器人很重要。比如我们经常谈机器人能帮助我们打扫房间、收拾桌子,很多人研究这个领域但产业化不成功。但有一些特定的机器人,比如医院的机器人帮我们运东西,就是一种操控。 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所所长马修 梅森表示。

马修 梅森坦言,在家庭服务方面,机器人操控是一个很2、记录下来需要的载荷数值大的挑战。它们要识别出一些直接简单的动作。也就是说,服务机器人需从模拟人类的一些简单动作开始,从而达到操控。实际上,这个领域的最终目标是实现 人机互动 。

与工业机器人相比,服务机器人实现人机互动的难度大得多。王田苗解释说, 从载体、机械到感知,到智能控制,加上相关的交互,机器人体系在工业上是完备的,可以相互借用和支撑,但在服务机器人上就很难支撑,包括软体、感知、人工智能及人机交互。

2014年12月20日下午,在央视《对话》栏目直播现场,一台递送话筒的服务机器人,迟迟不能正常操作。无奈之下,主持人只好调侃说,服务机器人看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实际上,出于安全性的考虑也成为服务机器人多年来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相关专家认为,日本在服务机器人,特别是赡养老人陪伴机器人上技术做得很好,但仍未大范围产业化,核心因素是担心机器人失控。

在葛树志看来,服务机器人不止是功能的简单叠加,机器人也不一定非要有胳膊有腿,但一定要有对话等感情互动。他强调说, 人机交互一定要安全,一定要互动,一定要自适应,这涉及多个关键技术的突破。

德国汉堡大学多模式技术研究所主任、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副主席张建伟也表达了乐观态度, 中国比国外差距较小,因为我们有物美价廉优势,有很大的用户市场,容易测试,服务机器人完全有可能3~5年内弯道超车,与其他国家同台竞争。

琼海试验机
琼海试验机厂家
琼海试验机价格
三亚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