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夫妻档父子档双双栽了一起内幕交易牵出四个当事人

发布时间:2021-10-21 01:37:20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夫妻档、父子档双双栽了!一起内幕交易牵出四个当事人

一起内幕交易牵出四个当事人,证监会9月29日更新的两则关于“长亮科技”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分别是一对父子谢岳峰、谢均云,还有一对夫妻徐江、童静,证监会对四人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谢岳峰没收违法所得43万元,并处以等额罚款;对谢均云没收违法所得32万元,并处以等额罚款。没收徐江、童静违法所得24万元,并处以等额罚款。

这起内幕交易的核心事件是,长亮科技股东向腾讯信息转让7.14%的股权及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但在公开前属于内幕信息,其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公开于2018年4月9日。

就在内幕交易敏感期间,四名当事人账户表现出了不寻常的情况:

一是,内幕知情人谢岳峰,任职腾讯控股云部门渠道拓展部副总经理,由他参与牵头与长亮科技商谈业务合作事项。

2018年3月6日、9日,“谢岳峰”账户共买入“长亮科技”40,200股,成交金额80万元,并于内幕信息公开后逐步卖出,获利43.03万元。

2011年10月13日至2018年3月5日,“谢岳峰”账户没有股票交易和持仓。2018年3月6日至调查日期间,该账户仅交易“长亮科技”一只股票。

谢岳峰还在第一时间把内幕消息透露给了儿子谢均云,二人在2018年3月3日通话联系。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谢均云3月7日买入“长亮科技”36,000股,获利32.85万元。

二是,徐江自2010年8月24日任长亮科技董事,于2018年10月16日辞职。长亮科技董秘曾就股权转让事项询问时任董事徐江的意见。

2018年3月22日至28日期间,徐江、童静夫妇控制使用“朱某芳”“戴某军”账户实际买入“长亮科技”35,556股,买入金额79.29万元,共计获利24.88万元。

徐江在担任上市公司长亮科技董事期间,将其持有的公司股票在卖出后六个月内买入,及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没收徐江、童静违法所得24万元,并处以24万元罚款;对徐江短线交易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再来看一下长亮科技的走势情况。2018年3月26日起股价探底回升,4月23日,长亮科技披露了《股份转让协议》、《合作协议》。当日公司股票复牌后,股价连续三天涨停。

谢岳峰在听证会中申辩,自己交易“长亮科技”完全依赖于2017年开始对长亮科技逐步形成的专业投资判断,而非对内幕信息的利用。

有意思的是,谢岳峰还辩称,自己买入长亮科技股票40,200股后,其中有14,000股一直持有到2018年9月18日,距4月9日停牌公告有5个月,以此侧面印证其是长期价值投资而非短期投机违法行为。

那么证监会是如何认定谢岳峰父子构成内幕交易的呢?

首先是,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本案中,谢岳峰是促成穆某飞与王某春进行投资洽谈的介绍人,亦是腾讯方与长亮科技商谈金融云项目合作的主要对接人。谢岳峰不晚于2018年2月28日知悉内幕信息有充分的事实依据。

其次,账户特征交易异常明显。

谢岳峰账户在2011年10月13日至2018年3月5日期间均无股票交易和持仓;在2018年3月6日至调查日期间仅交易“长亮科技”一只股票,其资金变化、证券买卖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基本一致,交易异常性明显。

而谢均云账户则是首次交易“长亮科技”。截至2018年4月9日“长亮科技”停牌前,“谢均云”账户持有“长亮科技”市值727,560元,占账户总资产的47.54%,远高于其他股票的持仓占比。根据当事人提交的交易分析资料,其以往买入单只股票的资金规模最高为30万元,而其买入“长亮科技”的金额近70万元,交易资金规模较以往明显放大。

此外,还有电话联系记录佐证。

证监会认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谢均云与谢岳峰有通话联系,其买入、卖出“长亮科技”的时点均与谢岳峰交易时点接近,亦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吻合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及二人通话联络的时间吻合,且不能作出合理说明。

成都灭跳蚤公司

水冷发电机

群塔防碰撞

红蜡3D打印机